企業文化
重慶永榮礦業有限公司,永榮礦業,重慶能源
當前位置:首頁>>企業文化

【人生感悟】讀 妻

標簽:讀 妻    作者:文/馬少明      時間:2020-03-04

我和妻子傅家惠結婚半個多世紀以來,許多往事還像昨天一樣,歷歷在目,令人難忘懷。在近兩萬個朝夕相伴日日夜夜里,也逐漸讀懂、讀熟、讀透伴隨我和孩子們辛勤耕耘妻子、好母親。從心靈深處一遍又一遍地感悟,欣然伏案書寫下永遠難以平靜的情懷。那讀懂的文,那就是“讀……

◆ 苦難的童年

上世紀四十年代,傅家惠出生在四川省瀘州市郊二道溪農村,距金沙江與沱江交匯處下面幾公里、“兩江”合一后的長江北岸。瀘州,一直是長江上游重要的水碼頭,是川南重鎮,歷史文化底蘊厚重,自古以“酒文化”聞名于世。

家惠祖輩都是農民。當她出生才幾個月時,小日本的飛機轟炸瀘州,主城區的許多街道毀于一旦,上萬無辜的老百姓,死于非命,傷殘無數;家惠住在瀘州城區的外公、外婆,就慘死在炸彈之下。小日本侵中華犯下的滔天罪行,真是罄竹難書。

家惠父母先后育有4個子(女),家惠排行老大,下有兩妹一弟,從小聽著滾滾長江浪濤聲長。父親讀過老學,會打算盤,曾擔任生產隊會計,也懂得讓孩子們讀書重要性的道理。但因家里貧窮,家惠母親的身體又不好,許多家務活,從小就落在“老大”身上。差不多從六、七歲開始,家惠就跟隨父親,到地里干農活;到山坡上打豬草、撿柴禾;夏天,當長江洪水退了,就穿著短褲,光著腳,跟隨父親到長江邊撿漂來的爛木頭、撿“浮柴”、撈魚蝦;十歲左右開始,經常早上不到四點起床,跟隨父親,打著“火把”,擔或背著蔬菜,沿長江邊河攤便道,步行七、八里,趕在天剛麻麻亮,去到瀘州城里沿街叫賣,以維系一家人的生計。

1958年,全民大辦鋼鐵。因母親多病,父親離不開,經核準,只有靠不滿15歲、正在讀初中的家惠頂替父親,隨隊步行去敘永鐵廠上班。修髙爐,錘石子,由于她工作吃苦、肯干,表現突出,被單位“保送”,并經考試,去重慶某校電鉗專業讀書,成績優秀。六十年代畢業后,分配到國有永川煤礦工作。

不幸的是,家惠的父、母親,都在1961年前后,因病早世。母親去世時,年僅38歲。留下三間土墻茅草房,丟下三個年幼的弟妹,最大的妹妹12歲,最小的弟弟4歲,中幾乎是一貧如洗。那些年,靠生產隊的關照;靠家惠的助學金、勤工儉、省吃儉用,剩下的一點錢糧資助;靠弟妹的勤奮,才維系了家沒有解體,度過艱難的歲月。

● 在我們結婚的日子里

我于1963年7月大學畢業分配到當時的部屬國有大型企業永榮礦務局工作,任永川煤礦機電科技術員。憑著對黨的事業的赤誠,對本職工作的熱愛,潛心從事礦山機電技術工作,我蠃得了人們的喜愛和好評。

在沒有中間人介紹的情況下,結識了同在礦機關工作、年齡相當、身體健康、身材中等、富有朝氣、性格開朗、志趣相投的女職工傅家惠。那時,我們都是共青團員,經常參加一些團的活動。我們從相識到相知、相愛,互相關心,彼此幫助,自由戀愛。在相互都覺得誰也離不開誰、相互深信的基礎上,于1968年7月21日早上,帶著相關證件,從礦本部趕到30多里外的雙石人民公社,扯了結婚證,并于當天上午,搭乘一輛順道的“解放牌”貨車,去永川“紅星相,照了兩張2吋黑白結婚照片。那是我們十分高興、十分激動、終身難忘的日子!

永礦機電科(廠)好心的職工,知道我們要結婚,主動調整,讓出他們住的一間平房單身宿舍,給我們做“新房”。我們經過一周的簡單準備,租到了公家的一張雙人床,一張辦公桌,一張方桌,幾張木板凳,把雙方單身時簡單的被蓋、箱子、衣服、臉盆等物搬到一起;托人買到了20斤水果糖,3條“朝陽牌”香煙,一些花茶,于一周后的7月28日(星期六)傍晚,在“新房”舉行了熱鬧、簡樸的婚禮。沒有什么正規的結婚儀式,礦區的許多朋友、同事,主動前來祝賀、道喜。礦宣傳隊的同志們,也特意前來祝賀,在平房外空壩,載歌載舞,人們喜氣洋洋,吃喜糖、吃喜煙、品花茶,好不熱鬧,度過了難忘的夜晚。這種純樸、熱鬧的場面,至今覺得,還像昨天一樣,令人矚目,終身難忘。這在當時正處于“文革”期間的礦區來說,舉行這樣熱鬧的婚禮,已經是較髙“規格”了。結婚后第三天,我們兩人就正常上班,開始了互相牽掛、互相幫助的新婚生活。從此,踏上了骨肉相連、相濡以沫、心心相印的人生新的征程。

那張印有毛主席語錄“為人民服務”的結婚證,我們十分珍惜,盡管我們從結婚到現在的51年間,多次調動單位,搬了8次家,但我們那張結婚證原件,至今保存得好好的,那是我們夫妻恩愛的回憶和見證。兩張2吋結婚黑白照片,前些年將它翻拍成電子版,永久地保存在電腦和手機中。

■ 妻子的勤勞智慧,是鑄就家庭幸福的基礎

我們結婚,相互支持,同舟共濟,相互鼓勵,相互幫助。妻子性格開朗、勤勞、直爽、果敢,熱愛工作,誠實守信,公道正派,是好妻子、好后勤、賢內助、好母親。

我們婚后先后育有3個女兒,當妻子在三個孩子先后尚處于孕期期間,均一直每天沿礦區公路來回步行5里路去上、下班,沒有請過一天假,且都是堅持上班到臨產的前一天。按當時規定,產后休息56天產假,又開始正常上班。

機電科當技術員,幾乎每天都要跑現場、下井,有時晚上回到辦公室,還要趕畫圖紙,而妻子每天也要上班,有時還要加班,買菜、煮飯、洗衣、做清潔等許多家務活及哺養孩子的重擔,都落在妻子身上。如先約定她排隊等輪子買好煤炭后,我去擔;然而,往往不巧,遇到井下機電設備臨時出故障,我忙于趕到現場,組織搶修。那時,通訊條件有限,不能即時溝通,或許早已把擔煤之事忘記得無影無蹤。這樣,哪怕家惠在孕期,也只有靠她把煤炭艱難地沿山坡一步步擔回北村家屬區家中。至今每當想起那些艱難的歲月和情景,還總是感到愧疚于妻子和女兒。

那些年,工資較低,經濟條件有限,每月還要按時給雙方在農村的家人寄錢;當1975年瀘州農村老家的土墻茅草房垮塌無法遮風避雨時,還不得不由我們全盤負責,在宅基修建了四瓦房,讓弟妹才有安身之處,并陸續成家,這在當地也傳為佳話。

那些年,我們在家屬區的住房較窄,物資貧乏,糧、油、肉、布等許多品種都要憑票供應,孩子又小,為了減少支出,節約錢,差不多全家的衣服,都是靠妻子擠時間自己做。她買了一本裁剪書自己學,自裁、自剪、自縫、自打。那時,因為買不到縫紉機,就只有靠她手工縫;或在家作好裁剪、粘貼等充分準備之后,再麻煩別人,去附近有縫紉機的家里“打游擊”。直到1976年夏天,好不容易托熟人在紅爐鎮供銷社,買了一臺屬于我們自己家的“華南牌”縫紉機。從此,家惠再也不用去“打游擊”,可以在自己家里,稱心如意地做衣服。為了省錢、省布票,妻子經常還去商店,買些短節布料,想方設法“拼逗”。做的衣褲,穿起合身、舒適,效果不錯。

五十多年來,妻子總是每天默默無聞,買菜、做飯、做家務、搞清潔……里里外外忙不停,閑不慣,隨時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凈凈,井井有條,為家人創造舒適的環境。家惠總是長期心系家人,裝著子女,牽掛孫子(女),牽掛弟妹……為全家三代人手工織的毛衣、毛褲達上百件;織的毛襪,有近百雙;一針一線做的棉拖鞋,亦有近百雙。做的部分棉拖鞋、織的毛襪,除滿足全家外,還贈送贊不絕口、羨慕的外地親友享用。多年來,妻子的頭發都是在家里對著鏡子自己剪,從未去理發店花過一分;我的頭發,至今也是妻子在家里用剪子幫我剪,不僅省,也大大節約了我去理發店排隊理發等輪子的時間,十分方便。日常生活中,由于妻子善于觀察,勤奮,智慧,心靈手巧,家中的各種家用電器和其它物品,出現什么毛病,就即時修理,如補磁盆、修雨傘、補鞋子、修開關、擦鞋等,大大延長了使用壽命。有時覺得她真像一部“永動機”,可以說,她什么都會做,什么都能做,真是“多面手”、“萬能工程師”,或許也應該說是勤勞智慧的中國婦女縮影。

由于妻子長期的辛勞與奉獻,才鑄就和撐起了我們幸福的家。

& 熱心公益,促進社會和諧

妻子在崗工作37年,退休后20余年,曾任黨支部委員、黨小組長,居委會委員、居民小組長。無論在何單位,何工種,總是干一行,愛一行,鉆一行,與時俱進,勤奮好學,執著認真,默默無聞,任勞任怨,無私奉獻,為人誠信,伸張正義,團結同志,熱心公益,“愛管閑事”,熱心為大家服務。家屬區哪里下水管堵了,化糞池需要清掏了,路燈不亮了,亂扔垃圾了,哪里有什么問題,周圍有什么矛盾……家惠總是及時了解情況,主動出面,做好宣傳、疏導工作,及時幫助,協調解決;或向有關方面及時反映,使問題得到妥善處理,傳遞正能量,向著構建和諧社會方向發展。

人們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,多年來,我們確還遇到多個鬧矛盾的家庭。夫妻吵架、打架、鬧離婚,甚至矛盾激化,打得頭破血流……凡遇到此類問題或找到我們家,家惠總是耐心細致地做各方面的工作,及時調解,化解矛盾,促進團結、友善。從而,家惠也贏得了人們的尊敬與厚愛。

多年來,家惠認真履行黨員義務,嚴格按黨員標準要求自己,組織觀念強,在各項工作和社會生活中,起好模范帶頭作用,還曾被評為“ 三八紅旗手”、“優秀共產黨員”。

★ 以身作則,營造良好的家庭氛圍

我與妻子結婚后,在妻子的支持、鼓勵、幫助下,我潛心工作,一心撲在事業上,解決了企業很多重大的生產安全技術問題。1978年被授予“機電工程師”;1986年晉升為“機電高級工程師”。多項科研成果曾獲省部級重大科技進步獎。我在60歲時在局機械動力處處長兼黨總支書記崗位退休后,于2003~2018年應聘到永榮設計院負責設計技術工作。同時,入選市級專家庫,多次出任市級專家組成員或專家組長工作,兼職客座教授。被譽為省部級資深專家,市級有突出貢獻的高級專家。這些榮譽里面,妻子功不可沒。

對孩子們的教育,父母必須以身作則,身教重于言教。俗話說,“打鐵需要墩子硬”。要用自己的言行,教育子女,影響兒孫,營造風清氣正的家庭氛圍。注重孩子們從小的啟蒙教育,品德品性教育,與人為善、助人為樂、誠實守信教育,對孩子們的健康成長,必將起到潛移默化的重要作用。

在我們言傳身教的感染下,三個女兒從小就很懂事,大帶小,幫助做家務,為父母分憂解難,自幼養成熱愛勞動、愛學習、勤奮努力的好習慣。都在不到6歲時,主動要求上小學。隨父母工作單位的變動,家庭搬遷,在礦區不同的子弟校,先后讀小學、初中、高中。經過她們自己的艱苦努力,成績優秀,都在讀初中14歲時,先后加入了共青團,多次評為“三好學生”。三個女兒先后從永榮中學髙中快班畢業,考上了大學。大的兩個讀醫科大學醫學專業,老三讀大學財專業,都有本科以上學歷,學士學位。她們大學畢業后,在成、渝兩地參加了工作,有滿意的職業。分別在九十年代后期,適時組建了幸福的家庭,并陸續成為本單位的業務技術骨干和帶頭人。

先后出生的三個小孫子(女),當他(她)們出生后,均送回我們家里,由家惠包干撫養,以減輕女兒們的負擔,讓孩子們能全力以赴、全身心投入工作和學習。豪無疑問,對三個孫子(女),妻子傾注了全部心血,盡職盡責,不辭辛勞,精心撫養,使他(她)們在嬰幼兒期間,發育良好,身體健康。我們十分注重孫子(女)們的啟蒙教育、品德教育、誠信教育,注重智力開發,先后精心制作了600余塊用紙板剪成的識字圖片,幫助孫子(女)們識字,看連環畫,講有趣的故事,培養他(她)們從小講衛生、愛整潔、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。孫子(女)們模仿力強,智商,從小也都養成喜歡看書、勤奮好學、熱愛勞動的好習慣。當孫子(女)們都在兩歲半左右,回到父母身邊去上幼兒園時,都有健康的身體,都能認識不低于500字的漢字,贏得了良好的學習開端。

現兩個孫子(女)讀大二,小孫女在成都一所省重點中學讀一實驗班,成績優秀,正健康茁壯地成長。他(她)們必將青出于藍而勝于藍,成為祖國優秀的棟梁之材。

現全家11人,分成都、重慶四處居住。8名大人中,有7名共產黨員,正為共和國的建設,做出自己的貢獻。

▲ 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       

近十多年來,家惠堅持晨練。每天早晨天剛麻麻亮,就去到廣場,與隊友們一道,伴隨著悠揚的曲調,舞拳弄劍,打各式太極拳、武當劍、乾隆扇,做八段錦、通絡操等,八點過才回家吃早飯。由于長期有穩定的作息規律,良好的心態,加之堅持晨練,晚上一同和我散步,強身健體,千方百計延緩疾病的到來,提高生活質量。

近些年來,家惠把孩子們先后淘汰,帶回家里的MP3、MP4、MP5、智能手機、平板電腦等,玩得“溜溜轉”;還經常在家中,使用手機短信、微信;打開電腦,聽音樂、看照片,對著電腦里面的視頻操練拳、劍、扇等,使動作準確、靈敏、到位。

退休之后,我們夫妻還先后多次到北京、西安、北戴河、延安、杭州、三亞、港澳等地旅游,飽覽了祖國美麗的大好河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8年7月,迎來了我們夫妻的“金婚”歲月。我們去“天長地久”婚紗影樓,補拍了半個世紀之后遲來的一組婚紗照,感到無比的滿足、幸福和快樂。

五十多年來,是妻子的勤勞智慧,默默無聞,無私奉獻,奠定和鑄就了我們幸福的家。我從內心經常深深感到,我與家惠上世紀六十年代從相識、相知、相愛到結為伴侶,是多么的幸運和幸福。我們一定珍惜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,與時俱進,同心同向,守望相助,向著“鉆石婚”前行,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,譜寫新的篇章。


      地址:重慶市榮昌區廣順街道成渝東路103號  電話:023-4638429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  郵編:402465
版權所有:重慶永榮礦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opyright ?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術支持:重慶云威科技

渝公網安備 50022602000204號


工信部備案號: 渝ICP備18008005號-1

开货车运石子赚钱吗